头条

女生实名举报父母搞传销 母亲:你太让我失望了

字号+ 作者: 来源: 2019-10-02 我要评论

(原标题:大学生李欢的“战争”) 李欢家门前晾晒的橘皮,这里盛产柑橘,每年夏末秋初,家家户户都忙着收橘子。新京报记者 党元悦 摄 李欢2015年去中绿组织“卧底”时做的记录

(原标题:大学生李欢的“战争”)

大学生李欢与双亲的“战争”:实名举报父母传销

李欢家门前晾晒的橘皮,这里盛产柑橘,每年夏末秋初,家家户户都忙着收橘子。新京报记者 党元悦 摄

大学生李欢与双亲的“战争”:实名举报父母传销

李欢2015年去中绿组织“卧底”时做的记录。受访者供图

大学生李欢与双亲的“战争”:实名举报父母传销

李欢与母亲的微信聊天记录。受访者供图

大学生李欢与双亲的“战争”:实名举报父母传销

李欢说,她不能恨自己的父母,她要想办法救他们。

这几天,21岁的李欢和父母处于“冷战”状态。

此前的7年多时间里,李欢一直希望“拯救”陷入传销的父母,隔三差五就会在微信上劝说父母认清传销危害,脱离传销组织。其父母则认为女儿误解了自己所做的“行业”,不理解自己,一家人时不时吵架。直到今年10月9日,李欢走进了老家资阳市丰裕镇的派出所,实名举报自己父母参与传销组织。一家人的关系,瞬间剑拔弩张了起来。

李欢告诉记者,实名曝光自己的父母,既是举报,也是救赎,更是她7年来尝试各种解救办法无果后的无奈之举。

多方压力之下,李欢的父母口头承诺不再入传销组织,但李欢依然觉得,他们对传销组织没有死心。

事情陷入僵局,李欢不知道,她和父母的这场“战争”何时能结束。

父母走火入魔了

10月19日,丰裕镇派出所的民警来到李欢家里,对李欢父母进行批评教育。每当民警同李欢父母聊及秦皇岛的情况,夫妇俩就极力回避传销的问题。派出所民警介绍,他们当天“从传销的危害,传销组织的性质、构成,以后发展的趋势,和最终的结果是被公安机关打击,各个方面跟他们讲了几个小时。”

即使这样,在李欢看来效果仍然是几乎为零。

李欢觉得,父母被传销组织洗脑已经走火入魔了。

在李欢印象中,父母卷入传销,还是在她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。8年前的2010年,父亲李原因为承包工程失败,欠下了十几万的外债,心急如焚。李欢的外舅陈飞当时已经在成都从事传销,李原联系上了他,跟着他先是待在成都,又去了秦皇岛。

母亲陈芳也没经得起诱惑。2012年夫妇俩一起去了秦皇岛,一待就是三年。这期间,除了李原每年8月回来卖橘子外,陈芳没再回过家。

3年前,李欢的弟弟小学毕业后,也被父母带去了秦皇岛做传销。

据媒体报道,李欢父母深陷其中的秦皇岛“中绿”,是一个被屡次曝光却依然猖獗的传销组织。今年六月,中央电视台《今日说法》栏目就推出长篇调查《卧底传销大本营》。央视记者调查发现,“中绿”已经从最开始暴力控制人身自由的北派传销模式,转型成通过洗脑进行精神控制的南派传销。这种模式更具有欺骗性,令许多人身陷其中而不自知。

据反传销人士李旭介绍,“中绿”最开始在辽宁扎根,后来搬去了秦皇岛。秦皇岛市打击传销办公室主任张国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,早就注意到这个组织,一直在打击,每年都有专项行动,但始终无法斩草除根。传销人员依然在通过“杀熟”的方式蒙骗他人,发展下线。

李欢告诉记者,父母最开始从身边的亲戚入手发展下线,李欢的舅舅也曾短暂地被他们带去过秦皇岛。老家的亲戚都知道他们在秦皇岛搞传销的事情。

后来,李原和陈芳转而通过不断结识陌生人介绍“行业”。他们运用微信、陌陌、探探这些软件,认识陌生人,熟悉之后展开“人情攻势”。李欢估计,父亲这些年成功发展了至少五六名下线,母亲的具体情况,她则并不清楚。

李欢说,父母参与的中绿组织已经没有实际产品,他们目前将从事的行业描述为“资本运作”,宣称投入2900元的入会费,两年后可获得180万,当上“经理”后,每月工资可达20余万元。“中绿”传销组织中,职位由下到上是业务员、业务组长、主任、科长、经理。而她了解的情况,父亲、母亲、弟弟分别处于科长、主任、业务员的位置。

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网友点评
精彩导读

关注微信
手机网站
关于我们